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团工作>>正文

回?进!

2018年06月20日 22:31 应用17.3李学敏 点击:[ ]

张爱玲的长篇小说《半生缘》的结尾, 沈世钧去接回国的好友,却意外的与相爱至深却失散十五年的恋人相遇,在昏暗的小餐馆里,顾曼桢抓着沈世钓的手,哽咽道,可是,世钩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回不去了,短短四字,道出多少难以言说令人肝肠寸断的苦痛哀伤。

人生的悲剧在于,当我们想回望那逝去的美好时,发现时间的天堑难以逾越。顾曼桢依旧爱着沈世钓,世钓也一样,他们的爱并没有减少一分,可是,十五年,足以让任何一场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恋尘埃落定。任何感情的冲动,在时间面前都是苍白无力,他们,回不去了。

这种寻美而不得,想回而回不去的哀痛,使人悲,使人怜,使人眷顾,也使人徒增痛苦。站在基隆港的春天里,余光中吟出了想回也回不去的多燕子的江南”的挽歌”,辛弃疾发出了‘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的强烈问责,而归有光则把对亡妻的情思,融化在那”亭亭如盖"的枇杷树中,洒成点点班驳的血泪。

张爱玲是聪明的,她看透了这斩不断,理还乱的复杂情感,她借沈世钧之口轻轻点破,“这样的爱恋,一生有一次也就够了。“是啊,也就够了。

往事不可谅,来者犹可追。

所以,我更欣赏一半在空中飞扬,一半沐浴阳光的另一种生命的姿态,那就是,进!

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这样说道,无论我们曾经怎样的沉沦不羁,怎样的失去生活,但千万不要放弃理想,放弃那份希望。主人公安迪受诬入狱,却依然前进,他用自己的学识给狱友换来的啤酒和短暂的心灵的自由,他用鹤嘴锄挖了一条密道,在离开前,他甚至在监狱中办了一个图书馆。正是向前看的勇气和向前冲的毅力,让他不至于被困在幽暗阴冷的监狱。有的鸟毕竟是关不住的,它的羽翼太过光辉了,当它飞走时,你会由衷庆贺它获得自由。

安迪心中有一只希望的鸟,带他飞越牢笼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鸟,挣脱过去的枷锁,飞向未来的天际。

无论过去是美是恶,是悲是喜,都已是尘封的往事。我们可以回想,但决不可沉溺于过去的痛苦或迷醉,只有淡然转身,人生才会开启新的诗篇。

上一条:学团组织结构 下一条:我走之后

关闭

北华大学外国语学院

北华大学 版权所有

地址:吉林省吉林市滨江东路3999号 邮编:132013

吉ICP备10002595号 吉公网安备22021102000106号